格汀

18年小目标,成为一个写字好看的人√

推荐大家去听一下萌德的新歌《In My Blood》的葡语版,和葡萄牙国家队合作的,RM字幕组有翻译,我看得要哭了˚‧º·(˚ ˃̣̣̥᷄⌓˂̣̣̥᷅ )‧º·˚

指路av24865191

准备好了别离,但没想过第一个是你。
我知道破团压力大,也曾见过鸟叔一头黑发染上白霜。历史的余威仍在,伯纳乌的嘘声与掌声相间响起。你必须要竭尽全力,才不会被刀剑所伤。佩工,鸟叔,安胖,贝大师,他们来了又走,伤心且落寞。
可我曾以为,你是不一样的。你是传奇你是荣耀,你是我未曾想过的奇迹。876天,9个冠军,三联欧冠,让你的教练生涯初期就无可比拟。
漫长的欧冠史上,除了上古五冠的皇马,就只有曾经的阿贾克斯,拜仁,和如今你的皇马。
我们曾调侃你是"天选之子",有人还笑问你何时才会离开你"欧冠冠军舒适区"——可没曾想过会这么快……
12年前,你以世界杯为舞台,拉上了最强中场的幕。
12年后,你以欧冠冠军为辞礼,结束了新手教练的时光。
你说这不是永别,佛爷说你只是暂时的休息。
我们等你回来。

????!?!!!!!?!!?????!!!?!

等我缓缓再说其他的

首赞达成\(≧▽≦)/
恭喜啊我的大英雄!

看着看着,发现在深夜凌晨,我见证过一部分的产生。

时光交织,但还是遗憾,没能在那个红色年代喜欢上你。

最张狂肆意的年龄,花哨的过人,千奇百怪的进球方式,默契的双子星,如师如父的教练· · · · · ·

纵然有风波有矛盾,有烈风有冰雪,但老特拉福德不是伯纳乌。老特拉福德带着一贯的温柔注视着他,看着那个丰沙尔的小孩跌跌撞撞地走上最高领奖台,举起那座金光闪闪的奖杯。

红色年代是爵爷,是小胖,是费尔南迪,是范尼,是那个含泪高举着“welcome home,but not goal"的孩子是那首专门为他作的歌曲。

白衣军团是劳尔,是卡西,是马塞洛是拉莫斯,是穆里尼奥是安切洛蒂是卡卡是天使是小烟枪是厄齐尔,是全场挥动的手帕又是全场的嘘声。

竞技上残忍,对待上温柔。皇马是一个帝国,它渴望胜利并拒绝失败。它不问廉颇老矣尚能饭否,它只是上演着一代新人换旧人。可旧将不需问归处,也不必问归处。老吴的主席助理,老清新的教练生涯,耶罗又教出了新一代的倒车军团。终老是很难的,但分别又拉开了回归的序幕。马德里主义在体育城里薪尽火传。

幻世如泡影,浮生抵眼花。谁知道未来,又会怎样回答这个答案呢。

有时候也想穿越一次,想知道那个年代的红魔球迷,又是怎样的风景。

可Merengues不是种选择。

辟谣来得太快就像龙卷风😂
昨天基扑上某些人的嘴脸也是十分可笑了┐(´-`)┌
YY没毛病,毕竟我也暗戳戳地萌一萌双骄,但为了黑而YY就有猫病了吧凸(`0´)凸

我的队友们总觉得我俩在谈恋爱


克里斯发现一件事情,除了当事人之外,所有人都觉得他俩在谈恋爱。
于是他决定澄清谣言。

“我没有和塞尔吉奥谈恋爱!“罗纳尔多忿忿不平地说道,“那都是胡说八道。”
“那你们整天亲来亲去的算是什么,“巴西人撇撇嘴,”我跟我前女友谈恋爱之后都没这么腻歪过。“
“???”罗纳尔多表示受到了惊吓。
“幼儿园女友。”马塞洛坏笑道。

我再也不会帮这个家伙开瓶盖了!

“说真的,为什么他们都觉得我在和塞尔吉奥谈恋爱。“克里斯有气无力地对着电话吐槽,“我看起来不直吗?”
“你没有?!”电话那头明显震惊大于激动。
“当然没有!我们是清白的!”
虽然克里斯在努力控制音量,但佩佩还是忍不住把电话移开了少许。
“嘿,伙计,我还在更衣室里。”
“· · · · · ·算了,我就来通知一声,你回家再说!”
小队长还是那副脾气,作为曾经伯纳乌唯一的后卫,后防线的定海神针,佩佩不知是该欣慰还是该叹气。
“你那是什么表情?”一旁的队友好奇的问,“跟我妈发现女儿谈恋爱后一模一样。”
“不。”葡萄牙人面无表情地吐槽道,“我刚刚发现自己白菜竟然没有被拱。”

所以拉莫斯你这个混蛋在干什么?!

“我没有和塞尔吉奥谈恋爱!”罗纳尔多对着本泽马拍桌喊道。
“对,克里斯。”法国人点点头,“他们的传言太不负责任了。”
“你明明在和我谈。”

他实在没有忍住,掀了桌子。

克里斯深深反省了一下,觉得前几次的失败都来自于交友不慎。

他决定找一个靠谱的。

“你们牵过手了。”靠谱的克罗地亚人分析道。
葡萄牙人认真的点点头。
“你们亲吻过了。”
葡萄牙人大无畏地点点头。
“你们· · · · · ·”
“不!没有!”葡萄牙人扑过去捂住了他的嘴,红色一直蔓延到耳朵。
“根据爱情三段论而言,你们至少已经上过二垒了对不对?”莫德里奇清了清嗓子,下了断言。

“卢卡!”

(水爷:感谢魔笛老铁!双击666!)


风波过后的某一天,远在异国的圣卡西不小心发现了好友的发帖记录。

《扒一扒我的性感队友》
《我的兄弟整天对我撩大腿,他是不是对我有意思?》
《求问!如何判断自己是直男?》
· · · · · ·
《如果我队友同意我每天亲他,是不是说明我们在一起了》
· · · · · ·
《如果所有人(包括我)都觉得我们在谈恋爱,但队友不觉得该怎么办?急!在线等!》
《正式告白该选择什么地点?》
· · · · · ·
《提高技巧的十种方法 ps:真的不是卤煮需要》

远渡重洋(上)

远渡重洋(上)
CP:水花
背景:《少年》设定

“· · · · · · 你鼻子好点儿了吗?”电话那头的人闷闷地问道。
“谁知道呢?”皇马队长的语气听起来一点儿也不上心,“反正医生明天会有一次更加彻底的检查。”
“可我听到卢卡说,不管结果如何你都要上场对不对?”Ronaldo压着火气说道,“你不能多关心一下自己吗?”
你什么时候和他关系这么好了?被批评不注意身体的人第一反应果然不正确,但他明智地按下了心头的问题。
“你还是个小孩子,Cris。这里面很复杂。”Ramos安慰道,“我得在场上。”
“可你不是小孩子!你又不是不知道,身体对职业运动员有多么重要!”
他叹了口气。
“身为队长,我还是得在场上啊。”
那头的人不再说话,气氛忽然沉默下来。
“你在那边还好吗?我看了你的首秀。”Ramos试图借用评论转移话题,“红魔冉冉升起的新星,七号再次崛起的希望,他初现时的光芒照耀了老特拉福德。”

“你真的不知道我为什么这样生气吗?”
他几乎都能想到葡萄牙人气鼓鼓的样子。
“——因为我还记得你那天的话。”
现在换成西班牙人沉默了。

“我、我没想到,”一向能言善辩的人忽然磕巴起来。他握着拳掩住嘴,却掩不住声音里的诧异和欣喜,“我没想到,Cris,你还记得。”

· · · · · · 我当然记得。
受到整个英国关注的红魔新星无声地说道。
就像被蛊惑了一样。

“你会注意的,对吧?”Ronaldo问道。
就算看在我的份上,好不好?Ramos读懂了那份潜台词。
笑意从心头慢慢地移到了脸上,他咳了一上,试图显得庄重些。
“当然,竭尽我能。”
                                               TBC

PS:
快心疼死队长了,水爷你们都要注意身体啊ಥ_ಥ
整个对话是在我那篇《少年》的背景下的,也算是一个小小的番外(?)
“那天的话”是两人偶遇(大雾)时的一个约定,关于总裁未来的事情。
时间还是很紧,所以特别特别的……短,求原谅/(ㄒoㄒ)/~
最后,
我团加油!
HALA MADRID!

少年(上)

少年

 他们带着记忆归来,却不见了记忆中的那个人。

(1)

西班牙     马德里

“嗨,”加雷斯靠过来,他还带着些习惯性的紧张,“我刚刚得到了一个英国的消息。”

拉莫斯停住了球,疑惑地抬头。他已经不再年轻,岁月的磨砺使得这位皇马队长愈发沉稳,倒是有点圣卡西当年的影子了。

“什么消息?”巴西人从球场的另一边蹦跳着跑来,右手还拉着踉踉跄跄的莫德里奇。似乎所有人都慢慢聚了过来,就像是已经心有预感地相信贝尔会说出什么爆炸性新闻来。

加雷斯清了清嗓子,用一种郑重其事的口吻宣布道:“红魔最近签下了一个葡萄牙人,他来自里斯本竞技。”

他直盯盯地看着拉莫斯的眼睛,发现队长眼中掀起了惊涛骇浪。  

“他的名字是克里斯蒂亚诺`罗纳尔多。”

像是在油锅里加了一滴水,人群轰然炸开。那些“老家伙们”的脸上布满了震惊,狂喜和激动。而小将们则是满脸不解,他们实在无法体会这个名字的魔力。

“这是真的?!”拉莫斯不敢相信,经历无数次失望之后,在巨大的喜悦面前,他开始胆怯。 

十五年了,他一直在打听着克里斯的消息。而那些曾经的朋友或对手,他们都在不停地寻找。没有人相信克里斯,那个在足球史上留下浓墨重彩的一笔的人,会悄无声息地停留在人海。

“弗格森爵爷亲自签下的。你知道,他已经退休很久了。”加雷斯理解他的队长,而葡萄牙人对他们来说又是那么重要。

 “我要去英国。”拉莫斯当机立断,“我要请假。”

“等等,”莫德里奇的表情有点复杂,“我们后天就要飞往曼切斯特了,第一场友谊赛就是对战曼联。你真的不知道吗,队长?”  

他刻意地在“队长”这个词上加了重音,这样所有知道内情的人不怀好意地看着他们队长。

“我就说,塞尔吉奥这些年的英明睿智都是装的,你看他终于现出原形了。”马塞洛一脸“你已经被我看穿啦”的表情说道,旁边的佩佩深有同感地点了点头。

“话说,”克罗斯犹豫了一下,发现仅仅离开了几分钟,这群二货队友已经开始没心没肺地商量着庆祝仪式了。

 “你们真的没有考虑一件事吗?”

人群立刻停了下来,齐刷刷地扭头看着他。

 “克里斯现在才十八岁。”

哦。

什么?!!!

“就是这样,克里斯去曼联的时候是2003年八月,他那时候才十八岁零五个月。”贝尔一副“我是粉丝团团长,关于克里斯的事情我就是权威”的神情。  

当他说完以后,发现拉莫斯正暗含深意地望着他。

十八岁的克里斯啊,拉莫斯想起来曾经看到的纪录片里的曼联岁月,那个一脸青涩的少年,厉害的肌肉还未爬满他的身体,那个踩着华丽的单车的少年,过人如麻。

他那时候完完全全就是个孩子,独自到了异国去迎接更大的挑战。倔强的,喜形于色的孩子。

塞尔吉奥曾经也想过,若他们更早得相遇,会是什么情况。他是否能见到,还不够强大的克里斯对着弗格森爵爷撒娇,一个人偷偷跑到角落里哭泣。

他们在一起的时候,克里斯已经成了能够带领球队前进的王者。拥有这样的伴侣是很多人梦寐以求的事情,可拉莫斯的的确确在嫉妒着,那些催生了王者的人。

或许这是个机会,一个恩赐。

 

 巴塞罗那

训练结束的更衣室里,皮克接到了一个来自伦敦的长途电话。他放下电话,沉默了好一会儿。

“里奥,”他叫住了梅西,神情复杂,“他们发现了罗纳尔多。”

仿佛一声巨响在耳边炸开,梅西手中的包掉了下来,他的脑袋里轰得一下,瞬间空白。

“你…”半晌他才听到自己干涩的声音,“你在说什么?!”

“红魔刚刚签下了一个葡萄牙人,叫作克里斯蒂亚诺`罗纳尔多。”

没人知道这是一种怎样的感受,失去了足以并肩的对手之后,梅西成了世界上当之无愧的绝顶的球员。

人们把最高的赞誉给予他,也把最高的期待加在他的身上。

他的每一次失点,都会被人拿出来详详细细地研究,他带领的国家队每一次折戟,都会被人大肆宣扬,仿佛有了梅西,就有了胜利。

他们将他捧上神坛,便不再允许他像人一样活着。

他不知道其他人会不会高兴,可梅西发现,当他孤身一人在前面领跑时,四周茫茫,他看不到如今的境地。

我跑了多远?

我还能再跑多远?

     

 “我想去见他,”梅西对阿圭罗说道,“你知道的,我从来都希望当一个简简单单的球员,追求胜利,但不狂热。我不想走上神坛,去当那个所有人心中的完美无缺的人。”

 “里奥,我知道你现在压力很大。”阿圭罗在电话那边轻声说道,“但你现在不能。太多球员的探望会让媒体注意,第三个罗纳尔多现在才十八岁。”

葡萄牙 里斯本

 “先生。”克里斯怯生生地看着弗格森,“我真的是七号?”

他感到不可思议,上一秒他还是个在里斯本踢球的孩子,而现在,他就要披上红魔的传奇七号战袍来。

克里斯并非不自信,葡萄牙小将一直是骄傲的甚至是自大的。可他敏感地发现,面前的老人眼中,并非只是对新签下的球员的期待,那其中更多的,是深深的怀念和宽慰。

他不知道自己是否真的优秀到能让曼联早已退休的传奇亲自来访,而且身边还跟着韦恩鲁尼,三狮军团的队长。

来自丰沙尔的孩子,他从十一岁起,就离开了家乡。而如今,他又要离开故国,前往新的战场了。

(2)

这种感觉有点儿奇怪,鲁尼想。就像是一觉醒来,又回到了初遇的时刻。

看着面前的少年毛茸茸的脑袋,他陷入了沉思。

克里斯上一次不抹发胶是在什么时候?

“鲁尼先生。”男孩拉了拉他的衣服,“我们什么时候出发?”

鲁尼回了回神,看着昔日队友陌生而胆怯的样子,安慰地摸了摸他的脑袋:“嘿,小家伙,叫我瓦扎。等爵爷完成手续,我们就离开。”

里斯本的气候一向温和晴朗,但他们离开的那天,阳光却忽然热烈了起来。天空和云彩连了起来,满眼都是月桂沙沙作响的绿意。

罗纳尔多扒着窗户看着下面,直到城市远去。他要离开了,可说不定什么时候就会回来。那些期待,新奇和恐惧茫然混杂在一起,使得男孩的心里充满了酸涩和空落感。

“心情很复杂,嗯?”红色帝国的建造者看着弟子沉下来的脸色,调笑着问了一句。

他这样一问,倒是让鲁尼放松了不少。

“罗尼在那边睡着了,我过来和您聊聊。”

老人把手边的文件放下,示意他坐在身旁。

“他们找了那么久,可什么发现也没有。”鲁尼用手指了指某个方向,“我不明白,为什么您一过来,就能签下了他。这就像是注定了一样。”

“他们?”爵爷别有深意地哼了一声,“你可以明说,不就是西班牙的那帮小子吗。像他们那种找法,和大海捞针有什么区别。”

 “更何况,克里斯蒂亚诺罗纳尔多这辈子,除了他这个人,其他都完完全全变了。”

鲁尼一惊,“您的意思是……”

弗格森敲了敲手边的文件,“我一直都在想,当年和里斯本竞技比赛的时候,那个28号为什么不上场。我以为那就是克里斯。”

“但那不是。我来到红魔的时间也提前了一些,当时我就在替补席上。”鲁尼说道。

“对,之后的近十年里,我们都没有听说过任何有关第三个罗纳尔多的消息。我甚至去了丰沙尔一趟,却发现多洛雷斯根本没有小儿子。”

他这辈子还是丰沙尔的孩子,但却是被桑托斯从孤儿院里带走的。在克里斯蒂亚诺本应该出现的十五年后。”

“那会不会……”鲁尼忽然有了一个不好的想法,“会不会是某个人,某个知晓克里斯本应该存在的人。”

他说不下去了。

“我不知道,原因谁也说不准。但我们决定不去冒险。”

鲁尼回到自己的座位,神情有些恍惚。他本以为红魔双子能继续征战英伦,却不曾想阴差阳错之间他们竟隔了十五年的时光。

克里斯在一旁沉沉睡去,他这样趴着,显得愈发瘦弱了。

韦恩把手放在他的脸上,终于感受到了那个奇迹的温暖。

他想起了爵爷最后的话。

“重来一遍可不意味着会简单一些。韦恩,你们两个要小心一些。”

(3)

“踢得不错。”两位队长握手时,拉莫斯真心地说道。相比上一个赛事的颓然,曼联在注入新血之后,又有了昔日英超霸主的气概。

鲁尼的助攻,伊布的破门,将这场比赛的比分定格在了1:1。

“她会恢复的,”鲁尼笃定地说,“就在不久之后。”

“我们红色的血液又燃烧起来了。”


在更衣室简单收拾过后,拉莫斯看到了等在门外的韦恩鲁尼。

 “我知道你想问什么,但不如你亲眼去看看。”他冲着拉莫斯扬了扬手中的车钥匙,“我可以请你吃一顿饭。”

他并没有开车前往哪个餐厅,而是直接到了一处家宅。

韦恩鲁尼推门走了进去,橘黄色的灯光之下,老人静静地坐着,仿佛等了很久,却又像刚刚出现。他面前的餐桌上,摆了最简单的三人晚饭。

“韦恩一直劝我来给你们一个解释,”他开口道,“在我甚至还没有给他一个解释的时候。”

 “所以说,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拉莫斯并非是一头雾水,他隐隐觉得自己抓住了那条蛇的尾巴。

 “桑托斯在克里斯四岁的时候就发现了他。”

 遮掩了多年的真相终于从阴影中走了出来。

“他第一个拨通了我的电话。反复谈论之后,我们决定不声张,只暗中提供帮助。”老人喝了一口酒,又缓缓说道,“一是让克里斯能够按他自己的命运成长,成为他应有的样子。二是借这个机会看看,他降临时间的推迟,到底是不是巧合。”

“所以那时候我们的寻找,您都看在眼里,”拉莫斯猛然站了起来,椅子倒在他的身后,发出响声。

“为什么!那为什么不 ”他的话语因为巨大的怒意反而哽住了,“……这么些年。我,佩佩,梅西,加雷斯· · · · · · 我们这些人,找了这么多年,不管有多失望都只能安慰自己说他一定存在。在他人看来就他妈的是个笑话,神神秘秘地搜索着一个不存在的人并维持了这么多年。

你知道葡萄牙国家队有多不容易,你也知道皇马那个无法解决的问题。还有梅西,你知道他在那个位置上挣扎。

而这些事,你只要一句话,哪怕是一个暗示,我们都不会这样痛苦。”

“但是我没有。”弗格森对着同样站起身来,准备拉住暴怒的皇马队长的鲁尼说到,“韦恩,帮拉莫斯去地窖拿杯酒。”

鲁尼有些犹豫,又担心自己离开后的局面。老人对他安抚地笑了笑,他顺从地离开了。

“你最好坐下,”弗格森的语气里隐隐地透露出威胁,“我可不想明天告诉罗尼,他最喜欢的盘子被人摔碎了。”

——这简直像是捏住了他的软肋。拉莫斯默不作声地扶起来椅子。曾经的两情相悦水到渠成放到这一辈子,他并不敢打上保票。

而他也不敢想象克里斯爱上了别人的情况。

“我以为你是一位令人敬重的长者。”他的声音干涩无力。

 “只是对于部分人而言。”红色帝国的建立者不为所动,“你现在可以改变这个观念了。”

“在一周前,你们中的任何人都不会知道罗尼的消息。”弗格森的语气中带着些许的同情,还有不可改变的坚决,“当时即使是韦恩那孩子我都没有告诉,何况是你们?

拉莫斯,在我最小的七号安全长大,能够承担一切风雨之前,我不会让任何意外之人影响他的生活。

你说我冷酷也好,你说我不近人情也罢。这么多年,最令我后悔的事,就是没有留下我的七号,一个也没有。而那最后的一个,我只能看他在那边挑起大梁,面对俱乐部之间残酷的人员流动,看他迅速成为一个大人。

罗尼是很坚强,可那只是一个孩子的不屈和倔强。

你做过父亲,塞尔吉奥。你告诉我,当孩子不得不长大的时候,你是什么心情?”

拉莫斯忽然泄了气。

曼联前教练的话显然是对的——如果他们中的任何一个人接触到了克里斯,不会有人能忍住不向克里斯透露真相的。

可那真相,对一个孩子而言,是不是太过沉重?

 拉莫斯敢说他了解最好的克里斯蒂亚诺`罗纳尔多,可他并不了解那个刚刚来到里斯本的葡萄牙少年。

那个孩子的自卑,孤独,恐惧,伯纳乌王者未曾向人提起的过往。  

他不了解。

而如今这个世界,没有谁能比眼前这个老人更明晓少年的了。

那个被他一手雕琢,亲自送往巅峰的少年。

“爵爷……”鲁尼拿着一瓶酒走了过来,他发现气氛虽然压抑,却也没有想象的那般剑拔弩张。

“您是对的。”拉莫斯忽然出声说道,这让弗格森略微地抬了抬眼睛。

“如果是我们发现了克里斯,这件事对他造成的影响,很可能是糟糕的——我们并不像您那般了解那时的他,也没有您的耐心。”

像是忍住对累累硕果的渴望,去等待一株小苗慢慢伸展他的枝丫。

弗格森这时候才真正抬起头,直视着年轻人的眼睛。真像啊,他在心中默默叹了口气。他想起当年克斯里向他承认伴侣时的眼神,坦然而坚定,还带着渴望和希冀。

 “韦恩,去换瓶酒。把那瓶酒给他。”他又看了一眼拉莫斯,起身向书房走去。“你把他送出去吧。”

鲁尼听到那瓶酒后明显一愣,看待拉莫斯的眼神又多了点什么。

 

“晚餐怎么样?”同室的马塞洛在忍耐许久之后,终于开口问道。

“你和鲁尼,你们吃得怎么样?”

拉莫斯没有回答,而是躺在床上,对着吊灯举起那瓶酒。

琥珀色的液体在灯光下散发着温暖的光,就像是那个人的眼睛。温柔的,带着情意的爱人之眸。

   来自1985,给我亲爱的罗尼和他的爱人。

他用指腹轻轻摩挲着瓶璧上的字。

马塞洛忽然发现他的队长笑了起来,并说了一句令他费解的话。

“我又成了那部分人了。”

(4)

“嘿,我们的新七号。”那个笑嘻嘻的男人拦着他,不怀好意地读着那个号码,“哦,我忘记了,你根本听不懂,土包子。”

克里斯的确听不懂,但他看得到那人眼中满满的恶意。

又不是第一次,他想。爵爷将曼联最具传奇色彩的七号给了一个初出茅庐的小孩,势必会引起许多人的不满。有瓦扎在,或许首发人员里没有什么波动,但替补席上早已暗流涌动——更何况他还未曾正式上场。

但爵爷的眼光是最好的。

而所有人都会看到的,葡萄牙人看了心怀怨气的男人一眼,冷着脸绕了过去。

我会征服整个英伦三岛,就从这里。

或早或晚。

科林愣了一秒,这让他的堵人计划功亏一篑。

他本来是想好好教训这个不知道哪来的的毛头小子,让他认清自己的位置,别以为七号是他能动的号码。

但那一刻,就在那个小孩抬眼的那一瞬间,他不禁后退了一步。

——球员怀疑自己看到了狮子。

tbc

ps:

这是一篇来自去年的脑洞,然后我高考坑了一段时间。如果有妹子不懂的话欢迎往前翻翻或者听我瞎扯大概就是除了票哥所有人都正常重生然后水爷寻找前世爱人并体验养成系的快乐的故事 (什么鬼)。

把前文加上,显得仿佛我有在更新ಥ_ಥ

真的要期中考试了好心累。

Bug和ooc都是我的。自割大腿肉不会太长,也不怎么好吃,所以感谢观看么么哒 : D